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风旅行,哪里有土哪里就是我的家

我想我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

 
 
 

日志

 
 

引用 当记忆遇见偏执  

2006-12-01 10:54:50|  分类: 自留三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李承修当记忆遇见偏执

大脑这个存贮器是个奇妙的东西,有时会很精确,有时候会很模糊。有时需要精确,譬如背单词,却不能精确的存贮;有时需要模糊,譬如忘却一段情感,却不能痛快的抹去。

 

用电路的概念来形容大脑,大脑绝对是模拟存贮系统。因此,貌似大脑不能被随意的控制精确与模糊。于精确,可以努力实现,再次譬如,模糊的单词可以努力让其在脑海中清晰开来。而模糊,却不是抹布,能将记忆模糊只至消失。

 

所以,经常听说,谁谁谁把圆周率背到了多少多少位,也经常听说,两个恋人的之中的一个抱怨,她(他)怎么总是在提起她(他)原来的恋人?

 

精确却自不必提,有方法也可以努力。模糊记忆,却是个难题。

 

有一种模糊的方法,填充。好比先入先出队列,后进队列者把先进队列者顶将出去。很多人做到了,先前的记忆模糊了,现在的记忆天天在谱写,简单,也就快乐了。

 

事情远远没有想像的这么简单。有一种记忆是偏执的,应该模糊的记忆却顽强精确下来,一幕一幕竟然越来越清晰,想必是应用了传说中的主观能动性。

 

这种不愿意模糊的精确,好比喜欢自揭伤疤,揭开了,看见鲜血又汩汩而出,并浸淫其中,享受着伤痛的快感。不明白,却是为何?

 

而这样的精确,自己流血了,对方也在流血。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