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风旅行,哪里有土哪里就是我的家

我想我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

 
 
 

日志

 
 

顽劣的留念  

2006-04-06 08:5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葛俊芳

秋天的清晨,我们登上旅行的长途汽车,刚一坐稳,朋友就问带相机了吗,我说没有啊,他急了:什么都能忘,可相机不能不带啊,不然拿什么留念。我安静地微笑。旅行,是我和自己的一次对话,与相机何干?(好像第三者的介入)只是,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不带相机的旅行,就像大学时的聚会,明明玩得忘我,却不得不忍痛赶熄灯的时间回去,否则就得忍受值班阿姨麦芒似的眼神,是很不痛快。

怪不得有人一针见血,说摄影就是给时间涂上香料,使其免于自身的腐朽。而我们对它的严重依赖,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在记忆力上的极度不自信?大多数的游人都会在不期而遇的新鲜事物面前举起相机,不管结果如何,拍照就是了,即便是在快门摁下的一瞬间,那些事物都被生生地和它的背景切断开了,像头皮屑一样地脱落。忘不了在周庄,那么多人鱼贯而行,在名扬天下的双桥,像硝烟中的战士一样,奋不顾身地抢着拍照。用几秒钟的时间,用方寸大小的镜头,企图达成一次完美的旅行和移植。而有几个人抚摸过那饱览风雨的护栏,还有那苍老的桥身上,踩过多少历史的足迹,又有几个人感受过那桥下缓缓流动的河水,浸满了岁月的禅意。

我们用一叠已经丧失鲜活性的空间和时间的切片——照片,是向别人证明什么,还是向自己交代什么?究竟用什么方式才是最好的留念,并以此来对抗时光的磨蚀?恋爱中人喜欢对方的照片形影不离,可爱到深处反而忘了他的模样,那种感觉就像长在墙角的苔藓,只要心存想念,便润润地滋养着。可见,真正的纪念并不一定立此存照。

    一次去拙政园,还是中国特有的景象:人潮人海。步行不多久我便有一种强烈的厌倦感,不是厌倦这灵气逼人的江南园林,而是厌倦那到处晃动的让人无处可逃的镜头,一不留心,你的身影就附带被别人收进黑匣子,不知流落到什么地方。于是在听雨轩我决定止步。

   坐在迂回的曲廊下,我拿出随身携带的记事本,写了一篇日记。廊外是一泓池水,田田的荷叶,没有李商隐“留得枯荷听雨声”的残败,远处是海棠春坞的一树桃红一树雪。渐渐地睡意袭来,我趴在栏杆上兀自睡去,暗香浮动,人声渐远。醒来已是黄昏时分了。我迅速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幸好没有流口水,然后混在出园的行人当中。没有一丝的懊悔,反而满心的窃喜离去。

    我们太擅于把自己当成异乡的游客,用一种闯入者的心态来动掠和饕餮当地的风景,偶尔忘了自己出发的背景。忘了旅行线路,忘了周围的人声鼎沸,美美地打了一个盹,让灵魂逸散在园子里,真正地进入风景,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留念吗?至少现在想起那一次的顽劣之举,还是禁不住哑然失笑。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