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风旅行,哪里有土哪里就是我的家

我想我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

 
 
 

日志

 
 

沉江之痛  

2006-06-08 07:20:03|  分类: 自留三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江之痛 - 三毛 - 随风旅行,哪里有土哪里就是我的家 沉江之痛 - 三毛 - 随风旅行,哪里有土哪里就是我的家

 
沉江之痛 - 三毛 - 随风旅行,哪里有土哪里就是我的家
   作者:雷抒雁

        别过渔夫,别过这
        油嘴滑舌的沽钓客
        屈原便摘了头上的帽子
        一并那横在腰间的长剑
        抱在怀里。一步一步
        一步一步,走向水里

        水,清清的江水,哭泣着
        一次一次,一次一次
        托他至水面,送他到岸边
        水不愿落得沉溺之恶名
        毁了自己的清白和善心

        可谁能阻挡住决心一死
         的人
        更别说又是固执如此的
         诗人
        这老头子,将那黄沙一抔
         一抔 
        塞满衣襟,像一个腹病的人
        这回,水的手臂再也无力
         拒他
        拒这沉沉的骨肉之重
        拒这沉沉的诗篇之真

        诗人和诗俱已沉入江底
        沉入钩和网永难到达之深
        江面上,来来往往
        唯余沽钓客的子孙
        沧浪之歌,曲调依旧
        词却改成摇滚,说是
        水清可以钓,水浊可以摸
        云云,云云……

        江水浊浊,江月昏昏
        沽钓客们鱼啊酒啊
        一通地海吃浪饮
        世人皆醒,他们兀自先醉
        呕得满船满江的污物
        却眯了眼,直呼:好诗,好诗

        在屈原沉江的地方
        飘浮着的船上
        有一些骨肉轻轻的滥醉诗人

                                解放日报2006-05-30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