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风旅行,哪里有土哪里就是我的家

我想我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

 
 
 

日志

 
 

“80后”写作的新动向(转)  

2007-02-08 18:24:53|  分类: 报刊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 烨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7-02-08 第07版 ) 【字号 】【打印】【关闭】

  《淡蓝时光》封面

  《誓鸟》封面

  曹鑫宇和他的书稿《36度蚂蚁》

  近年来,在图书销售市场曾经有着骄人成绩的“80后”写作,除去几位偶像型写手因“粉丝”较多拥有稳定的学生读者群之外,一直存在着新的作者难以显露出来、新的作品难以造成影响乃至整个青春文学没有真正走出校园的圈子,不为更多的人们所知晓的诸多问题。但这样一个状况,在2006年底到2007年初开始有所改变,一些出版社相继推出了属于“80后”群体的一些实力作者和新锐作者的小说新作,而这些“名家”力作和新人新作也以其新的探求和新的气息,在文坛内外引起了一定的反响,使得人们对这一群体又重新关注起来。

  2006年下半年,“80后”中的实力派作者蒋峰和张悦然,分别拿出了他们的长篇新作《淡蓝时光》(中信出版社2006年9月)、《誓鸟》(光明日报出版社2006年11月)。两部作品各以新颖的意趣和对自己以往写作的突破,预示了一些喜人的动向。蒋峰的《淡蓝时光》,以日常化的故事讲述一个名叫李小天的青年画家不期而遇的爱恋经历,“试着去爱”的成长内涵与幽默风趣的语言,使得作品淡而有味,平中有奇;而字里行间蕴涵的那种对自在状态的自省意识,使得作品明显超越了同类题材作品的写作;张悦然的《誓鸟》,以一个中国女子在南洋海啸中失却记忆的遭际,描写了一个无助女性的种种人生磨难,抒写了一个生命个体对于记忆的苦苦追寻。作品最为吸引人的是对一些相互矛盾因素的巧妙融合:善与恶,美与丑,爱与恨,从而释发出浪漫与现实相混合的特异气息,也表现出张悦然越来越敢于和善于处理“复杂”和面对“重大”的勇气与才力。可以说,蒋峰和张悦然作为“80后”中坚持严肃文学写作的代表,已经由他们的新作,表现出了在这一写作跋涉上的可贵进取。

  2006年12月至2007年1月,又有属于“80后”群体的3位文学新人携带小说新作向人们走来。3位新人新作依次是:杨则纬的《春发生》(太白文艺出版社)、曹鑫宇的《36度蚂蚁》(太白文艺出版社)、七堇年的《大地之灯》(长江文艺出版社)。

  杨则纬的《春发生》,用放松身心的一次南方出游为线索,以日记、游记加回忆的散文化方式,讲述了自己高中3年的学习生活以及一个少女对于人生的感知、触摸与探索。作品的长处与短处都在于这样的一种松散叙事,因为松散,作品充分发挥了感觉敏锐、语言灵动的优长,把一个少女在校园的成长心路显露得活灵活现,让人感到青春的无羁与美好;又因为松散,叙事过于随意,结构颇显杂沓,作品更多地滞留于素材而欠缺必要的提炼。

  比较起来看,曹鑫宇的《36度蚂蚁》,七堇年的《大地之灯》内容上更具锐意,艺术上也更见特色。出自曹鑫宇这个18岁少年作者之手的《36度蚂蚁》,以一所乡镇中学为场景,写了中学生米智楠和他的几位同学在“成长”中的诸多艰辛:有的不幸辍学,有的不慎失足,因为家庭、社会和个人的种种原因,顺利完成学业已成为不少学生渐行渐远的一种奢望。作品在直面学生时代的这种酷烈、青春时期的这种迷茫的背后,都有相当程度的自我反省,而作者叙事腕力之强劲、语言之凌厉,也着实让人刮目相看。

  《大地之灯》的作者七堇年,也是一个只有19岁的在校女生,但这个少女作者却显示出了超乎她的年龄与阅历的成熟与老到。作品在一个名叫简生的男孩的成长故事中,涵盖了相当丰厚的人生内容,个中既涉及父辈的上山下乡的经历、父母在特殊境况下的爱恋及其无奈弃子的经过;又涉及破碎家庭的孩子的孤独无助及其与单亲母亲的矛盾与恩怨,还涉及一个无助的学生、孤独的男生对可亲又可信的女老师的忘年依恋。而作品的动人之处,还在于一直遭遇不幸的简生,在历经了种种磨难长大成人之后,满含着一颗爱心和善心,既原宥了出事遭罪的母亲,又收养了无奈逃婚的藏族少女,还在自己挚爱的女老师的弥留之际毅然舍弃一切陪她度过了最后的余生。他以超乎寻常的大爱,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不遗余力地温暖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作品故事曲婉,意蕴浪漫,所焕发出的情感的内力与精神的魅力,也相当感人和启发人。

  在这两部作品出版之后,有关方面分别举办了作品研讨会,一些评论家与会对两部作品进行了热切的研讨。评论家们认为,曹鑫宇的《36度蚂蚁》,在“80后”的写作中比较少见,这种着眼于底层学生,主写青春悲情的追求,给人们带来了“青春文学”悄然变异的信息;而七堇年的《大地之灯》,则以在内容与形式等方面的综合性厚度与力度,大大地超越了青春文学的已有范式,更向人们表明,随着“80后”一代在人生中的成长和艺术中的历练,在他们中间正在涌现出新的文学才俊,而这将势必使“80后”写作和青春文学发生令人欣喜的进取与变异,使这个写作群体最终完成由自在性写作向自觉性创作的艰难过渡。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7-02-08 第07版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